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 > 学子风采  > 文学撷英  > 正文

寻月回家

来源: 发布:3522vip  时间: 2011年10月31日

《文艺学》http://www.chinawriter.com.cn 2005年10月27日 覃运兰(中文系04级本科)

夜很深,也很静。浅浅的月光流进了已经静谧的校园,挤进了那扇用铁丝结裹成网状的四方窗,拥到了床头,用她那特有的柔性轻轻地亲吻着我的额头,此刻,犹如沉浸在母亲那温馨的怀抱中,周围绕着我的是她那浓浓的爱的气息。风儿轻轻地梳理着窗外还略显单薄的树枝,嗓音很低,却让我听得清楚那来自远方的呼唤。

寻着床头的月光,我回到了家乡……

家门前是一片菜地,菜地里开满了金黄色的油菜花,此刻,乘着凉爽的微风,在柔和朦胧的月光下翩翩起舞,笼着轻纱的梦,陶醉在这一幅宁静柔和朦胧的月下之图。我静静地凝望着,凝望着平凡却执著的油菜花,它们没有华丽的外表,却有着一种洗尽铅华般的清香,如同我那纯朴善良的乡亲们,平凡而执著地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默默地耕耘着。

庭会里的那口古井,清楚地倒映着我曾经在井旁的柳树下猴跃的童年。屋檐下垂挂着的那已长满黑斑的麻绠,依然牢牢地吊着我的回忆,绷得像调紧的弦。求学的脚步离开家园,只把乡愁饲养在井口,任何一丝不经意的涟漪,却有可能在我心中掀起千层浪。

井旁的大石,原是多么地凹凸不平,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似的,这也捣乱,那也惹事,而如今,经过母亲多年的抚摸,已变成乖乖听话的孩子。我摸着它那光滑的表面,似乎还能感应到母亲残留在上面的余温。我猜想,母亲定是和平常一样,在晚饭前坐在石上洗衣服了。此时,我耳边萦绕着母亲搓洗衣服的声音……熟悉的旋律似乎已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,伴随着心脏跳动的声音不停萦绕耳边,最后驻扎在心底最深处。

屋右的枫树乘着微风,轻轻摇动着还略显单薄的树枝。枫树可以见证我曾和父亲在这一同荡秋千、做游戏,父亲的大胡子蹭出我天真的笑声灌满整棵枫树。我情不自禁地摸着下巴,熟悉的感觉又回应起来——“爸,你的胡子又蹭我了,呵……呵……痒,痒……”岁月脚步匆匆,枫叶飘落的季节里,父亲的腰渐渐弯了背渐渐驼了。枫树的风也在父亲的脸上刻出了道道皱纹,我沿着这一级级台阶向上攀援,渐渐地长大了,父爱却始终萦绕在浓浓的雾里,流溢在那一枚枚普通邮票砌起的长城中……

轻轻地来到窗前,熟睡中的双亲的慈祥可亲的面庞映入眼帘,细数着父母额上的皱纹和鬓边的白发,我的心也越来越揪得紧,我知道双亲将把我永远浸泡在爱的深潭之中。

在家门前那堵不倒的竹篱笆上,我愿将自己攀援成一株牵牛,紫色的喇叭始终朝向着敞开着的家门,芬芳屋中的每个角落……

屋后蜿蜒蛇行的山路依旧在为我走出大山的举动作注脚,那浅浅的一行不知打上了我多少若隐若现的脚印。从山村走进城市,朝前追求着的同时却总陷入在那饲养乡愁的井中无法自拔……

月亮慢慢向远处滑去,月光也轻轻悄悄地溜出了床头,而我的魂却被月光遗忘在了那让我魂牵梦萦的家园。

家园如一根拉不断的线,末端总系着一个在外的大风筝。走过万水千山,走过海角天涯,却永远走不出家的情,父母的爱!

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